猴年你需要个紧箍咒警励自己

紧箍咒是一个文明的基本精神文化特征,是固化在每个文明个体头脑中的价值观。而这种固化是通过文明的人文教化形成的,是后天精神驯服的产物。紧箍咒是文明社会形成的需要,是完全必要的。

明·吴承恩《西游记》第八回:“如来又取出三个箍儿,递与菩萨道:“此宝唤做紧箍儿。虽是一样三个,但只是用各不同,我有金紧禁的咒语三篇。假若路上撞见神通广大的妖魔,你须是劝他学好,跟那取经人做个徒弟。他若不伏使唤,可将此箍儿与他戴在头上,自然见肉生根。各依所用的咒语念一念,眼胀头痛,脑门皆裂,管教他入我门来。”

明·吴承恩《西游记》第十四回:“我那里还有一篇咒儿,唤做‘定心真言’,又名做‘紧箍儿咒’,你可暗暗的念熟,牢记心头,再莫泄漏一人知道。”

孙悟空是因为何事被戴上紧箍

观音送唐僧治孙悟空的东西, 里面有衣服,和紧箍咒,孙悟空好动,问唐僧里面是什么,唐僧骗他说是小时候的衣物,于是孙悟空就戴上了。

紧箍咒*手镯

文化学者孙继滨在其著作《中国人的紧箍咒》中进行概念延伸:

在《西游记》中,有两个孙悟空。

他们两个长得一模一样,本事也一般大小,性格也是同样的飞扬跳脱。然而,一个孙悟空,想长生就去阎王那里改生死簿;想兵器就去龙王那里要金箍棒;当官不开心就回家逍遥自在;你来兴师问罪,我便大闹天宫。而另一个孙悟空,想取经却没去佛祖那里要经书;当徒弟不开心也不回家逍遥;师徒几度被绑起来要蒸熟了吃,也不敢打杀妖精,也不敢追究妖精后台……

那个花果山上的孙悟空和那个取经路上的孙悟空,果真是一个吗?

是一个!

为什么前后反差会如此之大?

紧箍咒! 花果山上的孙悟空没有紧箍咒,取经路上的孙悟空有紧箍咒。

紧箍咒的意义就在于对人原始生命力的导引和整合。何谓“原始生命力”?原始生命力就是能够使个人完全置于其力量控制之下的自然功能。它在本质上是非理性的,因此在“天使与魔鬼”的二元论中,它常被等同于“魔鬼”。原始生命力的根本特征是由它固有的悖论所决定的,即它固然具有潜在的创造性,但与此同时也具有潜在的破坏性。就比如孙悟空在蟠桃园的监守自盗,在花果山的自立为王,还有——大闹天宫。

观音菩萨给孙悟空戴一个“紧箍咒”,就是要以此来引导他的思想,用理性来操纵和导引这只野猴身上的非理性因素,强迫他接受文明的教化,藉以断除他身上的原始野性,促使他的“人化”和“社会化”,为的是让他能够融入文明社会。

“紧箍咒”这一意象,揭示了文化在“人”的生成过程中的巨大作用。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,接受人文教化,即“紧箍”,是必要而且必须的,紧箍咒的形成也是必须而且必然的,这是文明存在的保障,文明发展的前提,是人之为“人”的必由之径。

孩子和成人有何差异?成人就意味着人原始生命力的驯服,标志着“人化”和“社会化”的完成。孩子是什么时候成人的?紧箍咒形成的时候!举例来说,两个孙悟空,前一个就是儿童版的孙悟空,而后一个则是成人版的孙悟空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吾爱搜罗 » 猴年你需要个紧箍咒警励自己

分享到:更多 ()